皇冠沙巴体育-世界历史网
皇冠沙巴体育-世界历史网
皇冠沙巴体育-世界历史网
中国历史

屈原:在帝王师与婢妾心态之间

夏立君 经典作品荐读

夏立君,生于山东沂南,现居日照。有文集《心中的风景》《时间之箭》《时间的压力》《时间会说话》等。有小说《天堂里的牛栏》《草民康熙》等。作品选中学语文读本、大学语文等。以《时间的压力》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。另获钟山文学奖、林语堂散文奖等。

屈原:在帝王师与婢妾心态之间

夏立君

节录自《时间的压力》译林出版社2017.12.

节录自《钟山》2016年第3期

◎忠君是他永远无法醒来的梦魇。忠极则恋,恋极则怨,恋与怨正是一体之两面。

◎婢妾心态,曾遍布历史,遍布朝野,当然亦可以遍布现实。给你一个婢妾环境,你就有可能为婢为妾。甚至,已经有不必为婢为妾之路可走了,而有人却仍甘愿,甚至努力争取为婢为妾为奴。

屈原留给历史的最后表情是委屈。

屈原被深深地委屈了。历史完全承认这一点。

满腔忠贞、满腹委屈的屈原,行吟泽畔,行吟于遍生橘树的楚国,走进历史深处,走进一个水气淋漓的节日。

这个节日就是端阳节。

从历史来看,民众将情感投向哪个人,还真不是宣传教育的结果。

屈子来了。他之来,不是为了加入已有的合唱,而是开始了独唱,开始了水气淋漓、芳香扑鼻、凄美绝艳的独唱。似乎没有任何征兆,任何铺垫,中国第一位独立诗人横空出世,大放悲声,哽咽难抑,草木为之生情,风云为之变色,神灵为之驱遣。《离骚》《天问》《哀郢》《怀沙》……一章章吟完,投江自尽。屈子死了,楚国亡了。屈子投江激起的这轮涟漪,渐洇渐大,很快,屈子便化为中国文化史上一根最敏感的神经。

中国第一个独唱的诗魂痛哭登场—行吟泽畔,颜色憔悴,八方有灵,四顾茫然,“东一句西一句地上一句天上一句”(刘熙载《艺概》评《离骚》语),自言自语,绵绵无尽。他似乎将我们带离了历史、生活现场,进入一个似真似幻、婉转浩瀚、芳菲迷离、匪夷所思的世界。而这一切竟是因为他承受着超常的现实重压—君昏国危,党人跳梁,朝政日非,宫阙日远,他一再被疏被逐,无助绝望日甚一日。

后皇嘉树,橘徕服兮;

受命不迁,生南国兮。

深固难徙,更壹志兮;

绿叶素荣,纷其可喜兮。

——《橘颂》

世浑浊莫吾知,人心不可谓兮。

知死不可让,愿勿爱兮。

明告君子,吾将以为类兮。

——《怀沙》

屈子的人生,从明媚《橘颂》欢快出发,至黑暗《怀沙》痛苦而止。

屈赋楚辞,除《橘颂》《国殇》等数章外,大多篇什皆示人以众芳芜秽、日暮途穷之强烈意象,《怀沙》则是无路可走后的绝命词。屈原对死亡有长久的预谋,死之意愿贯串于疏远流放全过程。对屈子来说,死是他最后可以使用的工具。“明告君子”中的君子指商代投水自尽的彭咸。在《离骚》等作品中屈原先后七次郑重述及这位古贤,《离骚》最后两句决绝地说:“国无人莫我知兮,又何怀乎故都!既莫足与为美政兮,吾将从彭咸之所居!”意思很明白:我必会效法彭咸。这个时候,他尚在壮年。屈子是作为自觉的牺牲者,走上祭坛的。

《橘颂》被视为屈原最早作品。屈原正当青春,受到与他同样年轻的怀王重用。屈原以遍生楚国凌冬不凋的橘树自喻,扎根祖国,自信豪迈,阳光明媚,与天地、诸神、君王及社会高度和谐,显露出强烈的使命感。《橘颂》表明,屈子是一赤子,楚国的赤子。赤子面临相对单纯局面时会如鱼得水,能按他既有的人格结构勇猛精进。当局面复杂化、异己化,则必会陷入困境。屈原此后的人生正是如此。他把赤子人格坚持到人生终点。

《橘颂》已显露屈原好修求美、自高自贤端倪。同时,屈原有执着的“美政”理想,希望辅佐君王成为尧舜般的圣王。既深深地爱惜自己,又殷切地期待君王与朝廷,这可视为屈原赤子人格的核心内容。不能实现的爱惜和期待,最终只能是毁灭。

至《离骚》,这一人格特征更加突出。《离骚》开篇赞美自己的出身和生辰后,接着一再申述对美质修能的不懈追求,一再表明对时光飞逝的焦虑。他的根本愿望,就是为怀王、为楚国尽力,并能确立个人“修名”。可是,随着楚国政局的恶化,屈原越是坚持此人格追求,与楚王及朝中党人的对峙便越紧张。怨恨怀王的同时,他强烈谴责党人:“惟夫党人之偷乐兮,路幽昧以险隘。”国家即将倾覆的可怕局面就在眼前,“恐皇舆之败绩”便成为屈原心头时时悬着的噩梦。

上一篇:帝王蟹、龙虾仔、大鲍鱼……常德这家宝藏餐厅明天恢复营业!

下一篇:老师不会告诉你,历史上神医华佗之死,其实是自己太贪心